我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_一起c坏大师兄
笔趣阁 > 一起c坏大师兄 > 我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我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

  全文阅读:“你这逆子,你这是在做什么!光天化日之下,你竟然做出这等败坏门风的事情来!身体抱恙,不能给你祖母请安,倒、倒能做这等□□之事!亏得你钱姨娘还劝我来瞧瞧你!真是瞧得好!”

  瞧展宁与那女子的模样,紧紧贴在一起,还衣裳不整面带红潮,任谁都会想到不好的方面。

  只是展云翔不问半点因由,开口便是责骂,从这般反应也看得出,他对这个儿子并不是太喜爱。

  反倒是他身边的钱氏拉住了他,一面温柔地拍着他的胸口给他顺气,一面开口软声劝道:“侯爷别生气,这么劈头盖脸地骂大公子,还不伤了彼此父子感情?不说大公子是侯府嫡子,身份尊贵,前些日子又夺了秋闱魁首,就是这年轻人血气方刚,行事难免冲动,虽然荒唐了些,侯爷也不必气成这样。”

  钱氏这番话表面是劝,实际上却有点火上浇油。

  梁朝重风雅也重德行,对士子名声极为看重。身为侯府嫡子,胞妹身亡不过数月,春闱在即,自己又在病中,居然还召风尘女子入府,光天化日之下,就在院中行苟且之事,这种行事,只怕只有那愚蠢至极又□□熏心的人才做得出来。

  血气方刚?荒唐?

  展宁记得,今年春闱会试的主考官是阁老方杜若,这位方阁老性情刻板,又重士子品性,今日的事要是被人传扬出去,传到方阁老耳中,恐怕不会是这么简单的评价。只怕自己的前程和名声,都会就此断送。

  而且若今日被设计的人不是熟悉幽寒花与朱情果药性,还是女儿身的自己,而是真正的展臻的话,只怕此刻被人看到的,会是更不堪入目的景象。

  但看钱氏和展云翔来得这么巧,想来这件事里面,展曦扮演了什么角色暂且说不准,但必定有钱氏的手笔。

  展云翔叱骂之时,展宁是低着头的,让人瞧不起她面上表情。此刻,听了钱氏的话,她缓缓抬起头来,面上依旧有些可疑的红潮,但面上却一派沉静,没有半丝慌乱之色,也没有被人撞破苟且之事的羞愧。只见她抬眸扫了一眼仍旧愣愣伏在自己身上的女子,冷色吐出几个字,“滚下去。”

  那女子被展宁身上气度慑住,又让那眼中冰寒之意冻僵,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展宁身上起来,浑身哆嗦地跪到了一旁,好半晌醒悟过来后,才开始拼命地朝展云翔和钱氏磕头,“侯爷饶命,夫人饶命,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只是今日有人来楼里,说有人点了我进府伺候,我这才到了这里。我什么都不知道啊,求侯爷、夫人饶命!”

  她听了刚才展云翔和钱氏的话,就算再蠢笨,此刻也算反应过来了。像她这种出身风尘的女子,居然进了侯府,被侯爷撞见自己与侯府嫡子白日宣淫,一般这种情况,为了名声着想,将事情掩盖下去,自己的下场只有一个,那就是死。她原本还以为撞上个好事,现在看起来完全是撞到了刀口上!

  果然,钱氏听了她的话,嫌恶地看了她一眼,用极为鄙薄的口吻道:“侯爷,这女子真是不知廉耻,定然是她迷惑大公子,诱得大公子召她入府,还口口声声不知情,把过错全都推给大公子。这种无耻浪荡之人,赶紧拉出去乱棍打死,别脏了侯府的地方!”

  钱氏仍旧在话里藏刀火上加油,看似为展宁开脱,实际上是在展云翔面前扣死她招妓入府的罪名。而且还借着维护她的名头,直接要将这女子灭口。这样一来,不管因由如何,她这嫡子在展云翔心目中的形象,仍然是大打折扣。

  “来人,把她拉出去,乱棍打死!”

  展云翔正在气头之上,闻言直接照着钱氏的话吩咐下人。

  那烟花女子被吓得浑身瘫软,哭叫不休不肯让人拖走。毕竟关乎生死,别看她一介女流,拼命挣扎之下,两个下人居然还拖不走她,反倒让她扑到了钱氏面前,抱着钱氏的腿拼命求饶。

  这期间,展宁就坐在躺椅之上,冷眼看着面前的闹剧,仿佛自己是个局外人一般。

  那般模样让展云翔见了,更是心头火气,上前去抬起手掌,就想一巴掌招呼过去。

  但他的巴掌还未落下,展宁却朝他一笑,先一步开了口,“父亲若是不相信儿子,便将儿子打死也好。但若父亲还有一点相信儿子,就请听儿子说几句话。”

  展宁的笑容里的感情很是复杂,似乎有些苦涩,有些无奈,还有些黯然痛意,展云翔看得心头一凝,手上的动作不觉顿住,虽然还是满面怒容,却也道:“我亲眼撞见,你这逆子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

  展宁摇摇晃晃起身,捂着胸口朝展云翔跪倒,她这般身体不对劲的状态先引得展云翔皱了眉。而她虽是跪着,腰却打地直直的,丝毫没有半分畏惧之意,她语气沉痛地对展云翔道:“儿子虽然驽钝,但自小受父亲大人教诲,打心底孺慕父亲大人的德行,事事皆以父亲大人的行事为准绳。父亲大人性情端宁,行事正派,儿子又怎么能够做出私下招妓,百日宣淫,辱没门楣的丑事来?而且宁儿出事不久,儿子尚在悲痛之中,怎么能有这般心情?”

  展宁一席话说来,态度不卑不亢,完全不是犯了错的人该有的坦然。而她话里又暗暗把展云翔捧得极高,还显露了自己自己对展云翔的尊崇与孺慕之情。展云翔一向以君子自诩,又素来有些自傲,听了展宁这话,心头很是受用,怒气消散一些后,便生出些狐疑来。

  比起爱妾钱氏所出的一双子女来,他对面前这个嫡子真谈不上喜欢。可他也多少知道对方的性情。他那正室所出的一对儿女,性情不像他也不像他们的母亲,反倒像他们那舅舅,骨子里就有一股惹人厌的冷傲。一旁跪着那个烟花女子,论相貌论气质,以他这个儿子的性情,多半是看不上眼的,更别提被迷惑到脑筋不清楚的地步,还召到侯府来□□。这事的确有些不合情理。

  想到这,展云翔的语气不觉放缓了些,他问道:“那今日的事,你要作何解释?”

  展云翔态度的转变,展宁立刻察觉了出来。她深知此刻该趁热打铁,便膝行着上前几步,到了展云翔面前,一脸恳切望向对方,“一切但求父亲大人明鉴。儿子近日身体抱恙,一直在院中养病,未曾外出。这段时间还劳烦四妹日日给儿子送药来。只是奇怪,今日儿子服药不久,就觉得浑身酸软无力,偏偏体内还燥热难耐。儿子以为病情反复,忙让身边的丫鬟瑛儿去请大夫,自己则到院中透透气。谁曾想没多久,这女子莫名其妙进了儿子的院子,与儿子一番拉扯,儿子身上乏力,避她不过,这才让有了父亲刚才撞见那一幕。”

  展臻与展宁的性情皆有些冷傲,平日对展云翔偏宠钱氏又很是不满,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并不亲切。

  但此时此刻,展宁望向展云翔的眼中,却是全心全意的孺慕与信赖。

  除了幼时,展云翔还未见过这个嫡子在自己面前这般模样。对方的态度让他心底隐隐觉得舒畅,对对方的话也就听进去了不少。而且在他伸手想扶起展宁的时候,一接触到对方的手,便觉对方身上温度烫得惊人,果然是有些不对劲。于是他不觉变了脸色,道:“来人,去唤大夫!”

  钱氏被那烟花女子绊住,一时还没顾上展云翔这边的情况。这会见展云翔态度转变,心里不由暗叫不好。

  她深知展云翔与展臻的性情,父子俩都不是和软的性子,常常一言不合便发生争执。而展云翔又一贯不太喜欢展臻,她想着,有自己在一旁煽风点火,今天的事够展臻喝一壶的。可没料到一场病下来,展臻居然连性子都变了,肯服软不说,还会拍马屁了,没几句话就将展云翔的怒气打消,如今还要唤大夫来。

  她虽然有把握,寒幽草和朱情果的药性不容易被人瞧出来,可事情这走向开始出乎她的预计,这可不是好兆头。

  “侯爷……”

  钱氏想了想,正打算开口说上两句,不过她嘴才一张,就见两道人影匆匆从院外赶来。

  走在前面的一道,恰恰是展臻身边贴身伺候的丫鬟瑛儿,而另一道,却是常常在侯府出入的一名刘姓大夫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memtb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memtb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